杨振宁和翁帆(翁帆第一任丈夫是谁)

2019-12-07 02:34 

杨振宁和翁帆

杨振宁和翁帆的孩子

  • 完整问题:大家认为杨振宁和翁帆有性生活吗?
  • 好评回答:当然有了~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婚姻之我见(修改稿) 近来,有关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婚姻之事不断见诸报端,中国的网民反响强烈,国外的媒体也当作奇闻逸事来报道。看来,杨振宁先生的婚姻在网友中引起这么巨大的反响,意见是这样的迥异,言辞是这样的激烈,参与的人数之多,这在网上评价个人行为对社会伦理道德的影响方面,的确是很少有过的。 其实,如何评价此事并不难。如果撇开名利对婚姻的影响(实际上,政治、经济与地位对婚姻的决定影响是绝对避免不了的,尽管一些人在有意或无意的美化所谓“纯真”的爱情),单从当今倡导重视人生价值和个人幸福的角度讲,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的婚姻取向是不值得提倡的。从欧洲的文艺复兴经启蒙运动到现代社会,重视个人的幸福,注重人生的价值,重视个人的自由发展已汇成时代的大潮。这种人生幸福与个性的发展当然也应该包括男女之间的和谐的两性生活在内。我看到过一幅油画(印刷品),上面画的是一位白发苍苍,颤颤悠悠的老者与一位正当青春年华的少女举行婚礼的情景,旁边是一些看上去对这种有悖人情的婚姻显得不满与愤慨的人。就像我们今天许多对杨翁之恋同样愤愤不平的网民。也许在他们看来正是这种凭借金钱地位而导致老朽与青春的结合是多么的扭曲与扼杀人性,是多么的与人的伦理道德不协调。这幅画就叫作《不相称的婚姻》,我们中国的读者想必有许多人看过。在中国读者看来,这幅画最能鲜明地表现资本主义制度里金钱与权势是怎样造成人性的扭曲,造成人性的变形与异化,其批判意图是十分明显的。讲授美术的老师和宣传资本主义“腐朽”与“没落”的学者们大概没有忘记这幅画吧?怎么现在也是一些教授学者们却大谈起相差悬殊的杨翁婚姻的“美好”与“纯洁”来了?难道社会主义的“不相称的婚姻”就是“美好”的?即使在婚姻遭到扭曲的古代封建社会,对老夫娶少妻的不合理的现象人们也是多有非议的。一首诗里是这样讥讽道:“二八佳人耄耋郎,萧萧白发对红妆。杖藜扶入销金帐,一树梨花压海棠。 ” 然而我们今天却有人对这种有悖自然与人伦的行为大唱赞歌,而且附和者也如过江之鲫,仿佛只有坦然面对老夫少妻,见怪不怪,我们才跟上了时代潮流,才是真正步入了和谐与宽容的现代社会。我简直真要怀疑,我们究竟是生活在什么时代!我想,也许将这与杨翁婚姻类比不太恰当,但翁女士与杨先生的结合,在个人幸福方面要做出牺牲,要承担与《不相称的婚姻》同样的舆论压力,也是无可置疑的。这方面,是人类的共性,无所谓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分的。当然,假如翁女士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相信坚定的信念与执着的追求一定会战胜“世俗”的流言,那就另当别论。 现代社会是一个开放的多元的社会,所以按理说对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的选择,他人本不应该置喙。不过,我想这种结合对当今人们的婚姻观念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冲击,而且,也并不具备正面的效应。我们很难说,赞美这种婚姻这是一个积极的舆论导向。就个人来说,特别是有钱有权的男人(尤其是那些腐败分子)来说,此举无疑给他们弃旧纳新开了一个绿灯。今后他们如果纷纷以古稀之年的高龄,找上一个充满活力的少女,谁如果对此说三道四,杨先生可就是他们最好的挡箭牌。您看,一些网友的赞扬里不就隐含着这样的一种迫不及待的强烈愿望吗? 再说,如果翁女士本意是崇拜大科学家,也不一定非得采用结婚的方式呀!她完全可以把追求个人幸福,体味年轻人的青春焕发和健康活力与崇尚世界科学泰斗两件事分别处理得当,取得双赢。而杨先生此时需要的也不是男女欢乐,更多的是需要有一个人在身边照料他。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相信这样的贴心伴侣并不难找。杨先生是生活在一个开放社会里的大学者,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他已82岁,翁女士能伴他几年?他如果真的爱翁女士,就应该为所爱的人着想,让所爱的人生活得幸福,而不是与她朝夕相处。有时爱就意味着牺牲,能为别人一辈子的幸福着想,甚至愿意牺牲个人的利益,这才是真正崇高的爱。杨振宁先生愿意这样做吗?即使翁女士真心爱他,可他为翁女士的未来考虑了没有?如果他还能活上一二十年,翁女士韶华已逝,她难道就一辈子再不嫁人了?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说,如果连您自己都不愿意接受的事,就不要强加给别人。在倡导个人主义的西方,处事也讲究利己而不损人。如果换一个角度讲,我们假设翁女士是82岁,翁女士也是国际著名的大科学家。而杨先生是28岁,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学者。大家想想杨先生此时愿意与一个相隔54岁的老奶奶级的翁女士结合吗?如果这样,杨振宁先生他愿意接受吗?就算是他能够接受,他的家人,他的未婚妻的家里能接受吗?社会能接受吗?为什么老夫少妻却能被许多人认可呢?这种现象难道还不能令人深思吗?我看,就杨翁两家讲,也许男方家认为这种婚姻是荣耀,女方家会认为这种婚姻是福气。老夫少妻并不少见,而少妻老夫却鲜有闻。为什么?我想大概是现代社会还是男性经济、文化、政治等方面占据优势位置,女性还相对处于弱势位置的缘故吧。也许还有男性更注重个人幸福,女性较注重身外之物的性格原因。不论有多少人以思想前卫者自居,宣扬爱情的无年龄障碍性,也不能否认婚姻应该坚持平等观念,应遵循自然法则。假如让杨振宁先生就算是与一个比他大十岁的女性订婚,就算这位女子崇拜他到五体投地,各方面都出类拔萃,也愿意为他鞍前马后的效劳,恐怕他也不会接受这样的上帝给他的“礼物”吧?那些呼吁对杨翁的婚姻应该理解的人(我怀疑其中就有许多是准备作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对老夫少妻或老客小妓感兴趣的人),如果让他们娶一个不说大五十多岁,就算是大二三十岁的女子为妻,有那一个愿意为这种淡化了“年龄差距”的只有“纯洁的爱情”的婚姻作一个示范?尽管我们能举出一些名人老夫少妻的例子,但有谁能举出几个名人老妻少夫的例子来?当今社会能够容忍老夫少妻的现象虽然表明社会的宽容度的提高,但是老夫少妻时有(老夫一定是有钱有势的),老妻少夫鲜见(如有,老妻也一定是有钱有势的)这难道不也是有力的证明了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男权主义仍处于强势地位,爱情仍是金钱与权势的婢女吗?这不还说明了妇女的地位还有待提高,妇女的自立与平等意识还有待加强吗? 有的网友说,杨先生为科学作了那样大的贡献,现在年纪大了,找一个年轻的伴侣无可厚非,谁如果有那本事,成为有世界影响的科学家,您也可以去找呀!这样的说法我认为也不妥当。现代社会中不能说把人的贡献当作与社会讨价的筹码,更不能说,因为对社会有贡献,名人就应该享有某种特权,他就可以不受社会道德伦理观念的约束,那些达官贵人就可以此为借口去名正言顺地找二奶、三奶及四奶了,因为他们不是常说他们的贡献大吗?人们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同样,在道德伦理上所有人也应该是平等的。总统、首相、市长与平民、雇工以及乞丐都应该是平等的。天赋人权,这个口号在西方已经喊了几百年,在中国这些年来也为大众所熟悉,不应该有超出大众之上的特等公民。更有甚者,一些人期望通过杨翁结合的名人效应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或者给学校带来巨大的声誉,这更是一种无能而且带有不光彩的损人利己动机的意图。如果大家不带有各种的利己之见,从人的充分享受人生幸福的角度出发,从当今现代社会的人的发展与进步的角度出发看问题,是应该能够形成良好的社会舆论导向的。一些人所谓“纯真”的爱情,爱情是没有年龄距离的之类的溢美之辞,只不过是为这种不协调的婚姻寻找正名的借口罢了。我就不相信,在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学者当中,就一定找不到翁女士所崇拜的名人,或者说潜在的未来的名人。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嘛! 应该说我也是杨振宁先生的崇拜者,他始终是我在做学问上的高标,他的学识与睿智也不是我辈所能企及的。但在这件事上,我不能苟同。崇拜并不意味着要与之共同生活,并且要作好接受许多不可料到的波折与压力的准备,个人生活也要作出某种牺牲,这样的人生注定是不和谐的。我们完全可以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工作,为社会作贡献。只要你自尊自强,您也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您也同样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成为一颗闪亮的星。我并不反对杨翁的结合,相反,我也同样祝愿他们幸福美满。毕竟,这世界有许多的生活方式供人选择。我要说的只是我自己对此事的个人的观点,即:作为一名生活在现代社会并感受着现代文明与进步思想的人,要我说,与其过那种生活在名人的光环下,过上几年或十几年的幽雅舒适的日子,接着面临的便是许多年的寻寻觅觅的忧伤,或者是孤灯相伴长夜难眠的痛苦,我还是更愿意过那种虽说是默默无闻,粗菜淡饭,苦乐相伴但却恩恩爱爱,如影随形,和谐幸福,白头偕老的生活!。
  • 杨振宁和翁帆的孩子

  • 完整问题:大家认为杨振宁和翁帆有性生活吗?
  • 好评回答:当然有了~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婚姻之我见(修改稿) 近来,有关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婚姻之事不断见诸报端,中国的网民反响强烈,国外的媒体也当作奇闻逸事来报道。看来,杨振宁先生的婚姻在网友中引起这么巨大的反响,意见是这样的迥异,言辞是这样的激烈,参与的人数之多,这在网上评价个人行为对社会伦理道德的影响方面,的确是很少有过的。 其实,如何评价此事并不难。如果撇开名利对婚姻的影响(实际上,政治、经济与地位对婚姻的决定影响是绝对避免不了的,尽管一些人在有意或无意的美化所谓“纯真”的爱情),单从当今倡导重视人生价值和个人幸福的角度讲,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的婚姻取向是不值得提倡的。从欧洲的文艺复兴经启蒙运动到现代社会,重视个人的幸福,注重人生的价值,重视个人的自由发展已汇成时代的大潮。这种人生幸福与个性的发展当然也应该包括男女之间的和谐的两性生活在内。我看到过一幅油画(印刷品),上面画的是一位白发苍苍,颤颤悠悠的老者与一位正当青春年华的少女举行婚礼的情景,旁边是一些看上去对这种有悖人情的婚姻显得不满与愤慨的人。就像我们今天许多对杨翁之恋同样愤愤不平的网民。也许在他们看来正是这种凭借金钱地位而导致老朽与青春的结合是多么的扭曲与扼杀人性,是多么的与人的伦理道德不协调。这幅画就叫作《不相称的婚姻》,我们中国的读者想必有许多人看过。在中国读者看来,这幅画最能鲜明地表现资本主义制度里金钱与权势是怎样造成人性的扭曲,造成人性的变形与异化,其批判意图是十分明显的。讲授美术的老师和宣传资本主义“腐朽”与“没落”的学者们大概没有忘记这幅画吧?怎么现在也是一些教授学者们却大谈起相差悬殊的杨翁婚姻的“美好”与“纯洁”来了?难道社会主义的“不相称的婚姻”就是“美好”的?即使在婚姻遭到扭曲的古代封建社会,对老夫娶少妻的不合理的现象人们也是多有非议的。一首诗里是这样讥讽道:“二八佳人耄耋郎,萧萧白发对红妆。杖藜扶入销金帐,一树梨花压海棠。 ” 然而我们今天却有人对这种有悖自然与人伦的行为大唱赞歌,而且附和者也如过江之鲫,仿佛只有坦然面对老夫少妻,见怪不怪,我们才跟上了时代潮流,才是真正步入了和谐与宽容的现代社会。我简直真要怀疑,我们究竟是生活在什么时代!我想,也许将这与杨翁婚姻类比不太恰当,但翁女士与杨先生的结合,在个人幸福方面要做出牺牲,要承担与《不相称的婚姻》同样的舆论压力,也是无可置疑的。这方面,是人类的共性,无所谓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分的。当然,假如翁女士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相信坚定的信念与执着的追求一定会战胜“世俗”的流言,那就另当别论。 现代社会是一个开放的多元的社会,所以按理说对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的选择,他人本不应该置喙。不过,我想这种结合对当今人们的婚姻观念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冲击,而且,也并不具备正面的效应。我们很难说,赞美这种婚姻这是一个积极的舆论导向。就个人来说,特别是有钱有权的男人(尤其是那些腐败分子)来说,此举无疑给他们弃旧纳新开了一个绿灯。今后他们如果纷纷以古稀之年的高龄,找上一个充满活力的少女,谁如果对此说三道四,杨先生可就是他们最好的挡箭牌。您看,一些网友的赞扬里不就隐含着这样的一种迫不及待的强烈愿望吗? 再说,如果翁女士本意是崇拜大科学家,也不一定非得采用结婚的方式呀!她完全可以把追求个人幸福,体味年轻人的青春焕发和健康活力与崇尚世界科学泰斗两件事分别处理得当,取得双赢。而杨先生此时需要的也不是男女欢乐,更多的是需要有一个人在身边照料他。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相信这样的贴心伴侣并不难找。杨先生是生活在一个开放社会里的大学者,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他已82岁,翁女士能伴他几年?他如果真的爱翁女士,就应该为所爱的人着想,让所爱的人生活得幸福,而不是与她朝夕相处。有时爱就意味着牺牲,能为别人一辈子的幸福着想,甚至愿意牺牲个人的利益,这才是真正崇高的爱。杨振宁先生愿意这样做吗?即使翁女士真心爱他,可他为翁女士的未来考虑了没有?如果他还能活上一二十年,翁女士韶华已逝,她难道就一辈子再不嫁人了? 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说,如果连您自己都不愿意接受的事,就不要强加给别人。在倡导个人主义的西方,处事也讲究利己而不损人。如果换一个角度讲,我们假设翁女士是82岁,翁女士也是国际著名的大科学家。而杨先生是28岁,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学者。大家想想杨先生此时愿意与一个相隔54岁的老奶奶级的翁女士结合吗?如果这样,杨振宁先生他愿意接受吗?就算是他能够接受,他的家人,他的未婚妻的家里能接受吗?社会能接受吗?为什么老夫少妻却能被许多人认可呢?这种现象难道还不能令人深思吗?我看,就杨翁两家讲,也许男方家认为这种婚姻是荣耀,女方家会认为这种婚姻是福气。老夫少妻并不少见,而少妻老夫却鲜有闻。为什么?我想大概是现代社会还是男性经济、文化、政治等方面占据优势位置,女性还相对处于弱势位置的缘故吧。也许还有男性更注重个人幸福,女性较注重身外之物的性格原因。不论有多少人以思想前卫者自居,宣扬爱情的无年龄障碍性,也不能否认婚姻应该坚持平等观念,应遵循自然法则。假如让杨振宁先生就算是与一个比他大十岁的女性订婚,就算这位女子崇拜他到五体投地,各方面都出类拔萃,也愿意为他鞍前马后的效劳,恐怕他也不会接受这样的上帝给他的“礼物”吧?那些呼吁对杨翁的婚姻应该理解的人(我怀疑其中就有许多是准备作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对老夫少妻或老客小妓感兴趣的人),如果让他们娶一个不说大五十多岁,就算是大二三十岁的女子为妻,有那一个愿意为这种淡化了“年龄差距”的只有“纯洁的爱情”的婚姻作一个示范?尽管我们能举出一些名人老夫少妻的例子,但有谁能举出几个名人老妻少夫的例子来?当今社会能够容忍老夫少妻的现象虽然表明社会的宽容度的提高,但是老夫少妻时有(老夫一定是有钱有势的),老妻少夫鲜见(如有,老妻也一定是有钱有势的)这难道不也是有力的证明了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男权主义仍处于强势地位,爱情仍是金钱与权势的婢女吗?这不还说明了妇女的地位还有待提高,妇女的自立与平等意识还有待加强吗? 有的网友说,杨先生为科学作了那样大的贡献,现在年纪大了,找一个年轻的伴侣无可厚非,谁如果有那本事,成为有世界影响的科学家,您也可以去找呀!这样的说法我认为也不妥当。现代社会中不能说把人的贡献当作与社会讨价的筹码,更不能说,因为对社会有贡献,名人就应该享有某种特权,他就可以不受社会道德伦理观念的约束,那些达官贵人就可以此为借口去名正言顺地找二奶、三奶及四奶了,因为他们不是常说他们的贡献大吗?人们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同样,在道德伦理上所有人也应该是平等的。总统、首相、市长与平民、雇工以及乞丐都应该是平等的。天赋人权,这个口号在西方已经喊了几百年,在中国这些年来也为大众所熟悉,不应该有超出大众之上的特等公民。更有甚者,一些人期望通过杨翁结合的名人效应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或者给学校带来巨大的声誉,这更是一种无能而且带有不光彩的损人利己动机的意图。如果大家不带有各种的利己之见,从人的充分享受人生幸福的角度出发,从当今现代社会的人的发展与进步的角度出发看问题,是应该能够形成良好的社会舆论导向的。一些人所谓“纯真”的爱情,爱情是没有年龄距离的之类的溢美之辞,只不过是为这种不协调的婚姻寻找正名的借口罢了。我就不相信,在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学者当中,就一定找不到翁女士所崇拜的名人,或者说潜在的未来的名人。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嘛! 应该说我也是杨振宁先生的崇拜者,他始终是我在做学问上的高标,他的学识与睿智也不是我辈所能企及的。但在这件事上,我不能苟同。崇拜并不意味着要与之共同生活,并且要作好接受许多不可料到的波折与压力的准备,个人生活也要作出某种牺牲,这样的人生注定是不和谐的。我们完全可以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工作,为社会作贡献。只要你自尊自强,您也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您也同样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成为一颗闪亮的星。我并不反对杨翁的结合,相反,我也同样祝愿他们幸福美满。毕竟,这世界有许多的生活方式供人选择。我要说的只是我自己对此事的个人的观点,即:作为一名生活在现代社会并感受着现代文明与进步思想的人,要我说,与其过那种生活在名人的光环下,过上几年或十几年的幽雅舒适的日子,接着面临的便是许多年的寻寻觅觅的忧伤,或者是孤灯相伴长夜难眠的痛苦,我还是更愿意过那种虽说是默默无闻,粗菜淡饭,苦乐相伴但却恩恩爱爱,如影随形,和谐幸福,白头偕老的生活!。
  • 杨振宁和翁帆的孩子

  • 完整问题:大家认为杨振宁和翁帆有性生活吗?
  • 好评回答:当然有了~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婚姻之我见(修改稿)近来,有关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婚姻之事不断见诸报端,中国的网民反响强烈,国外的媒体也当作奇闻逸事来报道。看来,杨振宁先生的婚姻在网友中引起这么巨大的反响,意见是这样的迥异,言辞是这样的激烈,参与的人数之多,这在网上评价个人行为对社会伦理道德的影响方面,的确是很少有过的。其实,如何评价此事并不难。如果撇开名利对婚姻的影响(实际上,政治、经济与地位对婚姻的决定影响是绝对避免不了的,尽管一些人在有意或无意的美化所谓“纯真”的爱情),单从当今倡导重视人生价值和个人幸福的角度讲,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的婚姻取向是不值得提倡的。从欧洲的文艺复兴经启蒙运动到现代社会,重视个人的幸福,注重人生的价值,重视个人的自由发展已汇成时代的大潮。这种人生幸福与个性的发展当然也应该包括男女之间的和谐的两性生活在内。我看到过一幅油画(印刷品),上面画的是一位白发苍苍,颤颤悠悠的老者与一位正当青春年华的少女举行婚礼的情景,旁边是一些看上去对这种有悖人情的婚姻显得不满与愤慨的人。就像我们今天许多对杨翁之恋同样愤愤不平的网民。也许在他们看来正是这种凭借金钱地位而导致老朽与青春的结合是多么的扭曲与扼杀人性,是多么的与人的伦理道德不协调。这幅画就叫作《不相称的婚姻》,我们中国的读者想必有许多人看过。在中国读者看来,这幅画最能鲜明地表现资本主义制度里金钱与权势是怎样造成人性的扭曲,造成人性的变形与异化,其批判意图是十分明显的。讲授美术的老师和宣传资本主义“腐朽”与“没落”的学者们大概没有忘记这幅画吧?怎么现在也是一些教授学者们却大谈起相差悬殊的杨翁婚姻的“美好”与“纯洁”来了?难道社会主义的“不相称的婚姻”就是“美好”的?即使在婚姻遭到扭曲的古代封建社会,对老夫娶少妻的不合理的现象人们也是多有非议的。一首诗里是这样讥讽道:“二八佳人耄耋郎,萧萧白发对红妆。杖藜扶入销金帐,一树梨花压海棠。”然而我们今天却有人对这种有悖自然与人伦的行为大唱赞歌,而且附和者也如过江之鲫,仿佛只有坦然面对老夫少妻,见怪不怪,我们才跟上了时代潮流,才是真正步入了和谐与宽容的现代社会。我简直真要怀疑,我们究竟是生活在什么时代!我想,也许将这与杨翁婚姻类比不太恰当,但翁女士与杨先生的结合,在个人幸福方面要做出牺牲,要承担与《不相称的婚姻》同样的舆论压力,也是无可置疑的。这方面,是人类的共性,无所谓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分的。当然,假如翁女士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相信坚定的信念与执着的追求一定会战胜“世俗”的流言,那就另当别论。现代社会是一个开放的多元的社会,所以按理说对杨振宁先生与翁帆女士的选择,他人本不应该置喙。不过,我想这种结合对当今人们的婚姻观念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冲击,而且,也并不具备正面的效应。我们很难说,赞美这种婚姻这是一个积极的舆论导向。就个人来说,特别是有钱有权的男人(尤其是那些腐败分子)来说,此举无疑给他们弃旧纳新开了一个绿灯。今后他们如果纷纷以古稀之年的高龄,找上一个充满活力的少女,谁如果对此说三道四,杨先生可就是他们最好的挡箭牌。您看,一些网友的赞扬里不就隐含着这样的一种迫不及待的强烈愿望吗?再说,如果翁女士本意是崇拜大科学家,也不一定非得采用结婚的方式呀!她完全可以把追求个人幸福,体味年轻人的青春焕发和健康活力与崇尚世界科学泰斗两件事分别处理得当,取得双赢。而杨先生此时需要的也不是男女欢乐,更多的是需要有一个人在身边照料他。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相信这样的贴心伴侣并不难找。杨先生是生活在一个开放社会里的大学者,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他已82岁,翁女士能伴他几年?他如果真的爱翁女士,就应该为所爱的人着想,让所爱的人生活得幸福,而不是与她朝夕相处。有时爱就意味着牺牲,能为别人一辈子的幸福着想,甚至愿意牺牲个人的利益,这才是真正崇高的爱。杨振宁先生愿意这样做吗?即使翁女士真心爱他,可他为翁女士的未来考虑了没有?如果他还能活上一二十年,翁女士韶华已逝,她难道就一辈子再不嫁人了?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说,如果连您自己都不愿意接受的事,就不要强加给别人。在倡导个人主义的西方,处事也讲究利己而不损人。如果换一个角度讲,我们假设翁女士是82岁,翁女士也是国际著名的大科学家。而杨先生是28岁,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学者。大家想想杨先生此时愿意与一个相隔54岁的老奶奶级的翁女士结合吗?如果这样,杨振宁先生他愿意接受吗?就算是他能够接受,他的家人,他的未婚妻的家里能接受吗?社会能接受吗?为什么老夫少妻却能被许多人认可呢?这种现象难道还不能令人深思吗?我看,就杨翁两家讲,也许男方家认为这种婚姻是荣耀,女方家会认为这种婚姻是福气。老夫少妻并不少见,而少妻老夫却鲜有闻。为什么?我想大概是现代社会还是男性经济、文化、政治等方面占据优势位置,女性还相对处于弱势位置的缘故吧。也许还有男性更注重个人幸福,女性较注重身外之物的性格原因。不论有多少人以思想前卫者自居,宣扬爱情的无年龄障碍性,也不能否认婚姻应该坚持平等观念,应遵循自然法则。假如让杨振宁先生就算是与一个比他大十岁的女性订婚,就算这位女子崇拜他到五体投地,各方面都出类拔萃,也愿意为他鞍前马后的效劳,恐怕他也不会接受这样的上帝给他的“礼物”吧?那些呼吁对杨翁的婚姻应该理解的人(我怀疑其中就有许多是准备作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对老夫少妻或老客小妓感兴趣的人),如果让他们娶一个不说大五十多岁,就算是大二三十岁的女子为妻,有那一个愿意为这种淡化了“年龄差距”的只有“纯洁的爱情”的婚姻作一个示范?尽管我们能举出一些名人老夫少妻的例子,但有谁能举出几个名人老妻少夫的例子来?当今社会能够容忍老夫少妻的现象虽然表明社会的宽容度的提高,但是老夫少妻时有(老夫一定是有钱有势的),老妻少夫鲜见(如有,老妻也一定是有钱有势的)这难道不也是有力的证明了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男权主义仍处于强势地位,爱情仍是金钱与权势的婢女吗?这不还说明了妇女的地位还有待提高,妇女的自立与平等意识还有待加强吗?有的网友说,杨先生为科学作了那样大的贡献,现在年纪大了,找一个年轻的伴侣无可厚非,谁如果有那本事,成为有世界影响的科学家,您也可以去找呀!这样的说法我认为也不妥当。现代社会中不能说把人的贡献当作与社会讨价的筹码,更不能说,因为对社会有贡献,名人就应该享有某种特权,他就可以不受社会道德伦理观念的约束,那些达官贵人就可以此为借口去名正言顺地找二奶、三奶及四奶了,因为他们不是常说他们的贡献大吗?人们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同样,在道德伦理上所有人也应该是平等的。总统、首相、市长与平民、雇工以及乞丐都应该是平等的。天赋人权,这个口号在西方已经喊了几百年,在中国这些年来也为大众所熟悉,不应该有超出大众之上的特等公民。更有甚者,一些人期望通过杨翁结合的名人效应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或者给学校带来巨大的声誉,这更是一种无能而且带有不光彩的损人利己动机的意图。如果大家不带有各种的利己之见,从人的充分享受人生幸福的角度出发,从当今现代社会的人的发展与进步的角度出发看问题,是应该能够形成良好的社会舆论导向的。一些人所谓“纯真”的爱情,爱情是没有年龄距离的之类的溢美之辞,只不过是为这种不协调的婚姻寻找正名的借口罢了。我就不相信,在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学者当中,就一定找不到翁女士所崇拜的名人,或者说潜在的未来的名人。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嘛!应该说我也是杨振宁先生的崇拜者,他始终是我在做学问上的高标,他的学识与睿智也不是我辈所能企及的。但在这件事上,我不能苟同。崇拜并不意味着要与之共同生活,并且要作好接受许多不可料到的波折与压力的准备,个人生活也要作出某种牺牲,这样的人生注定是不和谐的。我们完全可以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工作,为社会作贡献。只要你自尊自强,您也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您也同样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成为一颗闪亮的星。我并不反对杨翁的结合,相反,我也同样祝愿他们幸福美满。毕竟,这世界有许多的生活方式供人选择。我要说的只是我自己对此事的个人的观点,即:作为一名生活在现代社会并感受着现代文明与进步思想的人,要我说,与其过那种生活在名人的光环下,过上几年或十几年的幽雅舒适的日子,接着面临的便是许多年的寻寻觅觅的忧伤,或者是孤灯相伴长夜难眠的痛苦,我还是更愿意过那种虽说是默默无闻,粗菜淡饭,苦乐相伴但却恩恩爱爱,如影随形,和谐幸福,白头偕老的生活!。
  • 杨振宁为什么要娶翁帆呢?

  • 完整问题:杨振宁为什么要娶翁帆呢?
  • 好评回答:1958年次子杨光宇出生,他成为了一位化学家,1961年女儿杨又礼出生,她成为了一个医生
  • 大家怎样看杨振宁与翁帆的爱情?

  • 完整问题:
  • 好评回答:临老风流是寿征,我希望老杨长命,而能长久贡献社群,国家,世界。翁帆尊老是美德,不应该乱猜目的,而两情相悦并无罪,合法,赞同。
  • 杨振宁为什么会和翁帆结婚?

  • 完整问题:杨振宁为什么会和翁帆结婚?
  • 好评回答:  关于为什么要跟翁帆结婚,杨振宁对媒体讲过两个版本。  第一次讲的比较实诚,说了自己对这段婚姻的刚需。他说如果没有与翁帆结婚,也可能和别的女士结婚。他说,英国数学家哈密顿在太太去世后,过了相当漫长的孤独日子,甚至书页上都有饮食的污渍。杨振宁说,他不要过那样的日子,不要过老年孤独生活。尤其是老人,最怕孤独。  第二次讲的比较鸡汤,杨振宁说“媒体很注意我,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了他们的眼睛。我一直和一个年轻女孩在一起,我怕他们会乱写,反正我和翁帆的关系也确定了,那就干脆明朗化吧!哈,所以我们结婚了。”  尼玛彼时你们都是单身男女,大大方方宣布个恋爱,有什么乱写的空间呢?自己对把关系固化下来有刚需,还把责任推给媒体,整得我们跟丘比特似的。  翁帆对媒体说过,杨振宁是智慧老人,杨给了她一个纯净的世界,给了她象牙塔中的象牙塔。  我看过一段媒体对他俩生活的采访,他们住在清华园内的归根居,那篇报道悉数了翁帆每天如何准备早餐、午餐、晚餐,几时散步几时安排杨老午睡,晚上如何与杨老相拥而眠。  报道的语调极尽温和浪漫色,却让人细思极冷。这段婚姻究竟给了她象牙塔中的象牙塔,还是象牙塔中的囚禁,斩断了她与世界相处的其他技能?  如果不是翁帆,杨振宁也还要选择另一个28岁的姑娘。他清清楚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是陪伴、是照顾、是青春延续的综合体。  如果不是杨振宁,翁帆不会跟街边儿哪个82岁的大爷携手。她还不懂自己要选什么,她爱上的是别人递过来的一道光环,是那些blingbling闪耀、却没啥大用的人生智慧。  翁帆决定与杨振宁在一起那年,她28岁,其实并不能明白一个老人的生活是怎样的,不能体会日日照顾一副衰老之躯的厮磨。杨振宁却懂,他老了,也年轻过,他明白肉体衰败下的缓慢、迟钝、昏聩,他却用爱之名把翁帆圈禁了这场,要她扮演半个小保姆的婚姻生活。  反正在我庸俗不堪的价值体系中,在这段婚姻关系里,翁帆亏大了。她把自己本可以活色生香的岁月付诸给风烛残年,她掏出了娇媚的青春、母性的关爱、鱼水之欢的权利、延续后代的自由,这尼玛都是实实在在的硬通货。  她拿回来的是那个说不清道不明、时时刻刻变化的精神世界,是与一个曾经站在世界之巅的老人相爱的感觉,是那个人暂时可以给她的庇护。这个姑娘真金白银的,买回了一些价值不明的次级债。连她所谓的象牙塔中的象牙塔,清华院内供他们居住的归根居,也不能视为归她所有的学区房。  我的一位朋友在香港的银行曾碰到过杨振宁与翁帆,杨振宁死死抓着翁帆的手,讨好着说话,翁帆则一脸不耐烦地慢应。我猜,对于这场婚姻,翁帆是萌生过悔意的,或者还有利益的牵绊,或者是她已失去了出走这段婚姻的力量和勇气。  我的同窗闺蜜,学生时代迷恋过耄耋之年的导师。那是个有点儿蔫儿坏、挺迷人的小老头,年少成名、看过世界,为庙堂之高筹谋过利益,也能处江湖之远诙谐有趣地活着。  闺蜜喜欢他,导师看闺蜜的眼角眉梢中,亦有欢喜神情。不过,俩人谁都没说破过什么。毕业时,导师送了她一条鹅黄色的围巾,那个颜色仿佛能让人能闻到春天的气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几年前导师病危,闺蜜在病榻前垂泪,导师说“丫头,你知道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是什么感觉吗?就是他站在一条围巾前,想象着这个女人系上这条围巾的样子”。  这位导师虽然不如杨教授般显赫,可是也有足够的影响力与财力,也是可以一树梨花压海棠的。何况那时,是彼此动了心的两个人。  不过,他没有。他没有用自己的落日余晖,圈禁另一个人二十几岁的光阴。  李鸿章说,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慎而重之。诺贝尔奖之于杨振宁,何尝不是一把利器,让他可以于这世界更加放肆地活着。  他恐惧漫长孤独的时日,恐惧书页上有饮食污渍的生活,他又萌生了对一个二十多岁的生命的渴望,于是,便把这个姑娘引入那早衰的生活。抉择时,她还不懂什么是老迈的生活,不懂自己究竟通向了哪里。  所谓不伦之恋,不伦的并不是年龄,而是识字的人拿出卖身契来让文盲画押;是古董鉴赏家佯装无事地用买狗食盆的价格买走了宋朝的瓷;是站在活死人墓里的人对洞外的少女喊,进来呀,外面的阳光恶毒,这里荫凉。。
  • 本文地址:http://www.39dianxian.net/568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阅感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